谁是贾玲张小斐最重要的贵人?

  真的,也不知道当年张小斐不红的时候,说她脸长得有问题的制片人咋想的,这还叫有问题?那没问题得长啥样?

  2月18日她和贾玲上直播,上的时候票房离30亿还差点儿,上了一会儿,duang!破30亿了,网友说贾玲你的女团舞呢?

  补充下贾玲立下的flag:10亿跳女团舞,20亿染头、30亿瘦成闪电。

  但论仗义和甩锅,贾玲认第一,没人认第二的,网友话音刚落,贾玲:要不让你妈给你跳一个呗!然后荧幕那边传出她银铃般的笑声。

  之前主持人还问张小斐:被全国网友叫妈啥心情。张小斐:还挺复杂的,最复杂的心情是,我也养不起呀!

  但斐妈就是real,说跳就跳,一出手,网友被震到了,妈跳舞真好看!这细长腿!这身材比例,最关键,还有后面手忙脚乱像做复健操的贾玲,仿佛看到了我们自己。

  但这其实还不算张小斐在舞蹈方面的最佳临场发挥,2018年的综艺《青春同学会》,她被同学cue上去跳《鸿雁》,妈耶,整个舞蹈家的范儿,谁看了不说一句美。可惜跳得再好,当年注意她的人不多。

  红就是这点好。不红,哪哪儿都不对,上个同学综艺吧,当红女明星在综艺节目里公然问男嘉宾,张小斐晚上睡觉打不打呼噜?都澄清不打呼噜了,女星还来留言,“打呼噜也没啥”。

  上个演技综艺总行了吧,对戏的资深女演员对词也不对,排练也不排,改自己的戏改到最后两小时匆匆忙忙演了,张小斐被淘汰,还没完,那边女明星老公和经纪人一起下场,内涵张小斐炒作。

  红了就不一样了,一红,什么优点都有千万网友帮你发掘,而张小斐就像一个宝藏一样,你使劲儿挖,还是挖不完。

  张小斐跳舞为什么这么好?都知道她北影和杨幂袁姗姗焦俊艳一个宿舍,有人知道她11岁上北京中央民族大学舞蹈专业进修了4年不?

  可所有这些事儿,都得等她红了以后,才被人翻出来。要是不红,那肯定是没人在乎的。

  张小斐的人生转折点,其实出现在她人生一麻黑的时候,她的志向本来是成为电影演员,没办法,人总要恰饭,就去考中国广播艺术团,就在那儿,她去给师傅冯巩排小品,结果遇上了一个当时又瘦又好看,后来越来越胖当然还是很好看的女演员,她叫贾玲。

贾玲问她,“和我一起演喜剧愿意不?”

  这一问,就好像多少年以后,她在《你好,李焕英》里穿越过去问张小斐演的妈,“你高兴不?”电影里张小斐一脸慈眉善目地说,我高兴呀!

  而当年张小斐的回答是:我愿意呀!

  这是一段娱乐圈女演员友情岁月的开始。

  从那年开始,贾玲捧了张小斐快10年,可算把全网人民口中的斐妈捧红了,但真要看懂这两个女演员之间的情谊,故事咱们还是从头开始讲起。

  因为这两人这辈子能成闺蜜,还都得感谢她俩生命里的两个贵人:一位叫李焕英,一位叫冯巩。

  苦哈哈的童年张小斐,乐呵呵的“著名村霸”贾玲

  1982年,贾玲出生于湖北大山里一个四口之家,父母是普通工人。

  但贾玲小时候过得一点都不苦,妈妈疼姐姐爱,零花钱管够,用她自己的话说,当年就是村霸般的存在。小时候她就爱看曲苑杂坛,爱说爱笑,总之,小贾玲虽然脸很文艺,但童年是快活的。

  张小斐的童年可苦多了。

  1986年,张小斐出生于辽宁省鞍山市,父母是工薪阶层,当时计划生育政策很严格,妈妈也就断了生二胎的念头,一心一意培养女儿成才。

  小时候的张小斐总是奔波在一个个兴趣班的路上,尤其是跳舞,每天一放学就跟着妈妈挤公交去舞蹈班,寒来暑往从不间断。

  张小斐现在还记得,有一年年鞍山的冬天特别冷,北风呼呼地吹,她和妈妈从市里学舞回来,下了公交车,穿过一条黑乎乎的巷子回家,路灯坏了,母女两个深一脚浅一脚地摸索着走。

  妈妈问她:“怕不?”她抽了抽鼻子:“怕!”妈妈握紧了她的小手,到了第二天,路灯还没修好,但舞蹈班还得去。

  当年害怕的张小斐肯定没想到,那些妈妈给她的感受,会被她用到一部让全国观众管她叫妈的电影里。

  到11岁,张小斐到北京中央民族大学舞蹈专业进修,老师是从国家体操队退役的,训练特别严,别的小姑娘还偎在妈妈怀里撒娇,张小斐一个人在离家很远的地方,拉伸、压腿、翻跟头,400米的大操场,老师一声令下就要跑上十圈,跑不动也得跑。

  练了四年,舞蹈功底有了,张小斐顺利考进了中国武警文工团,成了一名舞蹈演员。但后来发现自己爱上表演,就去考北影,一次就考上了。

  贾玲就没这学霸的命。高考时,贾玲也报考了北影,没考上。

  她不甘心,决定再考一次,因为家里条件差,已经考上大学的姐姐放弃了机会,出去务工供贾玲读书。

  这一次,为了提高录取成功率,除了喜欢的表演专业,她还报了冷门的相声专业,结果两个专业都考上了。

  招生办打电话来询问她选择哪个专业,贾玲不在家,是李焕英接的电话。因为口音问题,母亲把"相声班"听成了"戏剧班",就选择了这个专业。

  贾玲回来气得在地上打滚儿,没办法,还是去了。那时候相声班是第一届,全班只有40人,女生就7人。还好,老师是冯巩。

  但这其实是贾玲和张小斐人生的一次重要转折,如果李焕英女士没听错,贾玲按计划去了中戏表演系,她就不会认识师傅冯巩,更不会在那一年去给师傅冯巩排小品,也就碰不上张小斐,那么哪怕贾玲还是红了,还是拍了《李焕英》,女演员也不再可能是张小斐。

  命运真奇妙,或许接电话那一刻,李焕英女士,冥冥中,自己为自己的电影当了回选角导演,选择了一个最合适出演自己的女演员。

  上学后,贾玲刚有了点收入,立马给母亲买了一件绿皮衣。尺寸不合适,母亲又邮回了北京,让贾玲去换一身尺码合适的。

  衣服还没换,贾玲就收到姐姐的电话,说妈不行了,你赶紧来。

  贾玲买了最快一班火车。那时她还没有手机,为了打电话回家确认,给车里的人下跪,求他们把手机借给自己用一下。

  赶到家的时候,妈已经没了。两姐妹在火葬场抱着哭,贾玲心里觉得窝囊,这辈子还没给妈妈做点什么,山珍海味的还没带她吃到,人怎么就走了呢?

和贾玲一起奋斗的日子

  在北京奋斗的日子,贾玲和张小斐的日子一个比一个惨。惨到我都分不清,到底哪个更惨。

  贾玲是穷到没地儿住。

  毕业后,只能租住在北京一个灰暗的地下室里,电暖气从来不舍得开。衣服经常潮湿发霉。生活很苦,但贾玲很乐观。屋里空间狭小,她开玩笑说:"狗进来只能竖着摇尾巴,不能横着摇。"胡同里没有厕所,得自己出来倒尿盆,她安慰自己:"王菲也得倒尿盆嘛。"

  就一次,贾玲给冯巩打电话:"我姐非要让我回老家。"冯巩问:"那你怎么想?"贾玲说:"我想在北京待着。"

  冯巩挂了贾玲的电话,给她姐打了个电话:"贾玲既然学了这个行业,你就让她在北京待着吧。工作慢慢找,没有地儿住,我给她找地儿住。没有钱吃饭,我管她几顿饭还是管得起的。"

  之后有机会,冯巩就带上贾玲四处演出赚钱,是公益演出,冯巩就自掏腰包给贾玲点钱。这段日子,贾玲还和冯巩门下的白凯南做了搭档。

  贾玲才算从地下室搬了出来。

  张小斐是吃不上饭。

  她曾在《喜剧班的春天》中回忆过,刚开始拍戏时赚不到钱,在北京的生活不叫生活叫生存,早上五点就要起床,晚上十二点才能收工回家,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,实在饿到不行就去找贾玲,都已经饿到连上一顿饭什么时候吃的都不记得了。

  当年流行挑战综艺,其中就有一个游戏是在两秒钟吃完一瓣西瓜。张小斐最后拿了冠军。

  虽然和杨幂、袁姗姗、焦俊艳是同班同学,还做过室友,但她在影视圈的运气不如杨幂和袁姗姗。当杨幂因为《宫1》火遍大江南北,袁姗姗凭借《宫2》成为流量小花的时候,张小斐还是籍籍无名。

  好在认识了贾玲,又刚好遇上了贾玲在转型。

  之前贾玲是在说相声,那就没张小斐什么事儿。

  2012年,贾玲和白凯南带着《芝麻开门》再上春晚。这个作品获得央视“我最喜爱的央视春晚节目”评选小品类三等奖,但贾玲有点郁闷:"我使了很大的劲儿,想博观众一笑,也不如老白一个八字眉搞笑。"

  那年开始,贾玲减少了相声演出,把方向转到小品。当时张小斐原本在团里做些主持人的工作,空了就去剧组面试,刚好有一次贾玲排小品,要人没人,就让她来帮把手,结果就有了两人合作的第一个小品《女人N次方》。

  但贾玲一开始不是靠演小品红的,靠的《百变大咖秀》。

  当年洪涛让贾玲表演歌手火风。她从没有演过男人,内心很排斥说:"火风太爷们了,我不行吧?"洪涛说:"行,你一定行。"洪涛报排名不行,看人还是准的。结果这一反串火风,大火。

  从此贾玲就在模仿腾格尔、刘欢、梦露、全智贤的道路上停不下来了。

  2015年,她再次登上央视春晚舞台,不再表演相声,而是和瞿颖一起唱《女神和女汉子》,这一战,奠定了贾玲全国喜剧明星的地位。

  那年张小斐也上了春晚,不过是以冯巩“女儿”的身份演了小品。

  这也是两人开始一起奋斗的日子,当年《欢乐喜剧人》第一季,需要助演,但助演这个活拿钱少,业内有名的都不愿意来,贾玲想到了张小斐。

  张小斐不计较钱,去了。这一演,就演出了一对国产喜剧的王牌组合。

  2016年,贾玲成立大碗娱乐,第一个签下了张小斐,她开玩笑说觉得小斐快红了要赶紧签,其实是在给朋友一个稳定的工作保障。

  人生啊,都是点滴在心头。

  哎呦,谁不想要一个贾玲这样的朋友

  贾玲和张小斐这对娱乐圈落难姐妹花,最难的日子,都是互相搀扶着过来的。

  2012年,张小斐拍戏,接的都是苦活累活,身上摔得青一块紫一块。

  贾玲去探班,赶上拍爆破戏,张小斐被飞来的流弹炸伤了一只眼睛,她捂着眼睛躲到一边,泪水哗哗流。剧组的男工作人员不耐烦地冲她喊:“快点快点,多大事啊,这么娇气别来演戏了。”

  张小斐人微言轻,就哭完了接着演呗,腿上全是伤也不提一句。

  可是把贾玲给气得,立马发微博把剧组的大爷们给怼了,这措辞可有意思了,“泼妇团”。

  还撂下句话——“你离变成姐的偶像只差一部戏了。”

  戏一直没等到,贾玲自己拍了。

  其实2012年贾玲名气也就还行,远没到可以为人强出头的时候,回想下她好像也没给自己出过头,可朋友的意思就是:哪怕我自己啥也没有,也要成为对方的依靠。自己被欺负,这口气可以看着忍,朋友被欺负了,忍什么忍!

  张小斐是一个能吃苦的姑娘,脾气又温柔,放跟红顶白的演艺圈里,简直太好欺负了。

  有次去面试,有位制片人眼睛觑着她,不屑地说:“你有没有觉得,你的脸长得有些问题呢?”

  这也就是贾玲不在,贾玲要是在,指不定上去就是一句:“哎呦喂,您有没有觉得,您的脑子有些问题呢?”

  但友情是相互的,贾玲不需要张小斐替她出头,可发胖的日子是张小斐陪她扛过来的。

  24岁那年,贾玲120斤,她下定决心减肥:,一个月内减了20多斤,没想到内分泌失调,免疫力下降,浑身上下起疹子。不吃饭会过敏,演出前一紧张也会过敏。

  医生让她好好吃饭养身体,结果一养就养到140斤。她自己挺难过的,毕竟当年她那么好看,可别人跟她说:"你可不能瘦啊!你身上的肉都是财。"她担心瘦下来观众不喜欢她,不敢减肥了。

  最苦恼的时候,张小斐总是在身边开导她。

  贾玲的经纪人生病时,张小斐一边跑剧组一边二话不说就当起了助理,贾玲又说了一遍,张小斐怎么还不红?

  参加《欢乐喜剧人》,因为节目组的剪辑问题她被人误会,第一个站出来澄清的,也是张小斐……

  这两人关系太好了,干脆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同一个单元,不是巧合,张小斐是被贾玲硬拽去的,深夜里,带着张小斐巡视小区保安工作。

  怕了怕了,姐,我住过来还不行嘛。

  连养的宠物狗都一模一样,一个叫孙富贵儿、一个叫贾小欠儿。

  有一次小斐失恋了,女人失恋了怎么办,找闺蜜哭呗。贾玲那天难得没事儿,给自己点了烤鱼,配红酒,打算好好享受,张小斐说要来,贾玲很无奈:你现在需要静一静。

  “不,我需要一个宽厚的肩膀。”贾玲没办法,让她来了,反正都住一个单元,让不让她也得来呀。

  来了以后张小斐忙着哭诉,贾玲一门心思担心自己的烤鱼,好在小斐吃得也不多。

  最后聊着聊着,贾玲靠着张小斐瘦弱的肩膀——睡着了。

  这故事两人没大火的时候说过一次,最近又被翻出来了,大家说女喜剧人做闺蜜,怎么相处的日常都这么像演小品!

  贾玲这种人啊,嘴上不饶人,更不会饶过张小斐,可干的都不是普通人干的事儿。

  《欢乐喜剧人》她自己上过了,下一季换成张小斐做主将,她亲自去助阵;还故意扮丑,给美得像花一样的张小斐做陪衬。

  上春晚,哪儿都带着张小斐。

  2018年的《真假老师》,小斐演老师,贾玲演家政服务人员。

  2020年的《婆婆妈妈》,贾玲开始演小斐的长辈,婆婆。

  2021年的《一波三折》,依旧是小斐的长辈,这次是亲妈。可以说,是贾玲一手打造了张小斐“喜剧界颜值天花板”的品牌形象。

  有人问贾玲,为什么要找个比自己好看的女演员搭戏抢风头,这不合理!

  但真交情就是别问合不合理!

  大年三十演完小品,贾玲回去发了条微博圈张小斐:明天就换你演我妈了。

  这部电影,就是《你好,李焕英》。

  张小斐能火,还真不光靠贾玲

  没人比张小斐更明白,这部电影对贾玲意味着什么,哪怕电影火了,她成了票房第一女导演,记者问,最近有导演计划嘛?

  但凡有事业心的电影人,立马噼里啪啦说出一个李焕英电影宇宙出来。

  可贾玲的回答是:近期都没当导演的计划了。

  当然了,她当导演,就是为了拍《李焕英》。所以,谁演李焕英,当然是个问题。

  这个角色,原本也轮不到张小斐来演。

  张小斐长得漂亮,但没达到倾国倾城的地步,放在百花争艳的女明星圈,并不显山露水。

  演技不错,可也不是实力派女演员。当年参加演技综艺,一轮游。

  节目组淘汰张小斐选了孙茜,淘汰的理由是不能让张小斐喜剧天赋埋没了,让她回去好接着演喜剧。

  结果却歪打正着,张小斐成功开创了一条喜剧女演员的新路,美美地就把观众逗乐了。

  演小品,上春晚,连续两年无意间的种草,让张小斐意外解锁“春晚带货一姐”的称号。

  但就算这样,她的咖位,演一部进军春节档的喜剧大片的女主角,还是不够。

  能演上李焕英,第一个原因,是她演过贾玲那部小品版的《你好,李焕英》。

  其实当时她的表演就很厉害,尤其是最后高潮片段,观众都看贾玲去了,其实她的反衬很重要,单一戏剧空间里两个女演员演一对母女,一个在哭,一个在笑,张小斐笑得越温柔,贾玲和观众哭得越凶。

  小品播出后,贾玲问父亲觉得怎么样?父亲在电话里说:"演我的那个演员太胖了。"后来贾玲从姐姐的口中得知,父亲看完小品哭了整夜。

  但最后张小斐还是自己成全了自己。

  贾玲再喜欢她,这么大投资的戏,谁演,不可能她一个人说了算。

  《你好,李焕英》剧本初期的时候,张小斐就很渴望拥有参与创作与表演的机会。后来同名话剧创作出来排练了好久,张小斐也一直随叫随到地准备着。

  她曾在节目里开玩笑说每天在公司门口蹲着,就等导演定她来演。

  到最后大家发现,最熟悉剧本、最了解李焕英这个角色的,除了贾玲就是张小斐,那就是她了。

何况采访的时候贾玲说了句:“我选演员都是选的我喜欢的人。”

  张小斐也是拼。

  为了演出贾玲儿时记忆里妈妈在排球场上认真又帅气的样子,张小斐反复练习每一个发球接球的动作,最后胳膊都快不是自己的了。

  好在电影演的是贾玲的记忆,不是贾玲姐姐的记忆,因为贾玲姐姐的记忆里,李焕英擅长的是——打篮球。

  和沈叔叔湖中约会,翻船落水那场戏里,张小斐的腿不小心被水中异物划出一道很深的口子,但是她没有声张,坚持拍完了这段戏。

  直到导演喊“停”之后,她才说自己受伤了。处理伤口的时候,伤口挺深,一直止不住血,张小斐也疼得哭了出来。

  疼劲儿稍微过去之后,张小斐说没事儿,继续拍,还笑了一下。

  她笑起来的那一刻,摄影机后面的贾玲突然代入了自己那个爱笑的母亲,“她性格也和我很像,愿意以周围人的开心为己任。我妈特别爱笑,遇到什么事情都觉得可以解决。"

  “小斐这个笑我感觉世界都温暖了”。

  还有一场戏,她激动地跑过去拥抱张小斐,“小斐,演得真好”。

  到了电影上映,几乎所有观众都想说这句话了。

  这时候观众才发现,张小斐的脸其实非常适合大银幕,五官周正温和没有侵略性,看着舒服,演技如静水深流,不求炸裂,但求妥帖。

  年轻的李焕英,看着闺女为自己瞎忙活,心知肚明,又含蓄内敛,一直到电影最后巨大的情感炸弹炸开,观众回头看,才发现那分寸感拿捏得多精准。

  原来从她最开始看贾晓玲时,眼睛里就有着藏不住的疼爱!

  电影中有一场戏,母亲李焕英坐在观众席里,看贾玲和沈腾在舞台上表演滑稽又生涩的搞笑段落,像极了小时候孩子们努力把父母逗笑的样子。

  张小斐一边看她表演,一边笑出了泪花。

  那一刻,张小斐也一举成为“国民妈妈”。

  贾玲的描述中,李焕英年轻时是个特别爱笑、性格豪爽、大大咧咧又有点好面子的姑娘。

  其实和张小斐演的,不完全一致,可是当李焕英一声“我宝”,所有人都觉得,她就是贾玲她妈。

  最后一幕镜头里,张小斐饰演的李焕英笑得有多灿烂,影厅里的啜泣就有多大声。

  贾玲,张小斐和《你好,李焕英》,都成了。

  张小斐和贾玲的贵人

  这个圈子里,成不成,就不一样。

  黄渤有一次不无感慨地谈起演艺圈的人情冷暖。当他还是个籍籍无名的龙套演员时,看到的都是冷眼,经历的都是冷遇。但等他走红后,到哪都春风送暖,人人都笑脸相迎。

  当年张小斐上同学综艺,自己乖乖搬行李箱,配上雪花特效,确定是女汉子无疑了。

  她人长得很标准,性格还耿直,骨子里自带幽默感。同学问她打不打呼噜,她说:“那我控制不住。”一句玩笑话,吓得袁姗姗不敢睡觉,敷着眼膜,坐等张小斐的肯定答复。

  后来她在节目里当面问同班男生张小斐晚上睡觉打不打呼噜,问完自己大笑。

  几年过去,张小斐火了,网友旧事重提,袁姗姗发微博道歉了,张小斐本人在评论里回她,“啥陈年烂谷子的事啊,回去吃火锅啊”。

  2018年她参加《我就是演员》与孙茜合作,拿到的剧本是《盲山》,在开始沟通剧本时,孙茜一直以剧本撸不顺人物行为逻辑为由拒绝与张小斐排练,在后台准备时,一直埋头不断改剧本,完全无视一旁心急如焚的张小斐。工作人员齐齐上阵轮番劝说无效,张小斐急得蹲在地上哭。

  事后张小斐被淘汰,孙茜老公、经纪人先后加入了内涵张小斐的队伍里。

  《你好,李焕英》上映后,这位经纪人又蹿出来,把电影贬了一通,又圈袁姗姗,问她下一个跟谁道歉。

  还晒出平台收入,说平台给他发钱。

  很好,人红是非多,有是非,证明这个和杨幂、袁姗姗、焦俊艳大学时同一宿舍的86年北电姑娘,原本宿舍里发展最默默无闻的一个,真的红了。

  红了十几年的杨幂,个人最好的电影票房成绩是《画皮2》的7亿,《刺杀小说家》或许能突破这个成绩,而蛰伏十几年的张小斐,成了票房30亿起的女主角。

  开年后杨幂和张小斐也是互动频频,杨幂一直带着张小斐打游戏,似乎再次证明,张小斐红了。

  不必怪人们跟红顶白,演艺圈如此,红尘也如此。从被轻视被欺负,到被追捧被碰瓷,这些事在当事人看来就是一段经历而已。无论是事业还是人情,都是感知、感受罢了,人生就是高高低低这样走。

  这次电影热出圈,有网友眼尖地发现,贾玲给电影做的营销主推张小斐,微博热搜花式夸张小斐。

  她俩的友情故事,就好像这个跟红顶白的现实演艺圈的一个反证:原来那些女性一起度过的流金岁月,也不仅仅存在于文学作品和影视剧里。

  贾玲喝醉小斐背她那场戏,拍摄之前:

  “你爱不爱我就看这儿了哈!”“我用尽全力,姐姐!”

拍完之后:

  “张小斐~你轻松一点嘛,你演也别演得太累了。”

“不是,生理上的东西是不能欺骗人的。”

  贾玲害羞:“我还得嫁人呢,你说你这儿...”

  当年贾玲还是“村霸”的时候,有一天发现母亲有个存折,知道她在攒养老钱。母亲笑着说:"这钱你不能用,这是医疗保险,以后你长大了没有出息,我还要拿它看病。"贾玲不服气:"我将来一定会红,一定会有钱,一定会嫁得好。等我出名了,给你买大房子!"

  如今前两样都实现了,差一样,贾玲在努力实现。

  观众爱看《李焕英》,最重要的原因,是电影里有人间烟火气、有人情味。但其实看到最后我们也分不清,是张小斐演活了李焕英,还是演活了贾玲和观众心里的那个妈妈。

最近贾玲张小斐一起参加采访,跟演小品似的互相耍贫逗趣——

  “玲姐算是我的贵人。”“算是?”“真是。”。

  可到底这个故事里,谁是谁的贵人?说不清。

  如果不是李焕英教出了这么好的贾玲,就没这个故事。

  如果不是当年李焕英听错了,贾玲就去不了相声班,去不了相声班,就遇不到冯巩,那就不会遇到张小斐。日子那么苦,要不是冯巩,贾玲可能坚持不下去,还是没后来的故事。

  可要是张小斐自己不努力,最后这戏也轮不到她演,演了,她也出不来。

  命运真奇妙,九曲十八弯,但凡错一步,不会有现在的年度爆款《李焕英》,可一切偏又刚刚好,一个喜剧女演员完成了这份给妈妈的礼物,一个曾经的舞蹈演员成为了国民妈妈。

  早年贾玲直呼小斐是她最爱的女人之一,李焕英更是贾玲最爱的女人之一,最后她让一个最爱的女人,演了另一个,把观众都看哭了。

  后来记者问张小斐,背贾玲,沉吗?张小斐温柔一笑说,“我以为多沉啊,原来那么轻。”

  其实亲情友情都是一样,没这些人生照样过,可有了这些,你以为人生多沉啊,原来这么轻!

  所以,这个张小斐和贾玲的故事,才那么平凡,又那么让人感动:没有谁是谁命定的贵人,或者说在人生这出喜剧里,她们又都成为了彼此生命里的贵人。

上一篇:贵圈|双十二这天,至少5个高仿“范冰冰”在直播卖货
下一篇:陈乔恩晒视频否认怀孕,自称只是长胖正在减肥,颜值依旧未见发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