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长安少年行》:首播惨淡,播放量不足千万,豆瓣剧评仅3条

  《长安少年行》是王玉雯、吴希泽、刘奕畅、谢彬彬、漆培鑫等人主演的古装爱情剧。王玉雯主演的《九州·天空城II》才刚完结不久,马上又有新剧上映。

  但是,这部剧的主演阵容,人气都不是很高,故事设定还老套,剧情逻辑也不通,开播就劝退了不少观众。首播收视惨淡,在如今动辄播放量上亿的网剧市场,首日播放量却不足千万,当天总播放量仅453.6万。豆瓣上打分的人,更是寥寥无几,截止发文时间,豆瓣上的短评数只有两位数,剧评更是仅有3条。

  该剧讲的是厨娘沈依依(王玉雯饰演)为了报恩,代替去世的好友沈蝶衣,到长安履行婚约,却误打误撞进入了尚艺馆,开启了一段破案寻爱之旅。尚艺馆是朝廷培养人才的地方,因为只收男学员,所以女主是“女扮男装”,进去学习。

  故事一开始就是“槽点”多多,女主为什么会进入尚艺馆?其实,都是她自己“作”的。以往“女扮男装”的女主角,都是苦衷的。像《梁山伯与祝英台》中,祝英台是为了求学。花木兰女扮男装,则是为了替父从军。可是,《长安少年行》的女主,竟然是为了嫁给去世好友的心上人。

  沈依依的脑回路,真的很“奇葩”。好友沈蝶衣因病去世,不能和心上人唐九华(谢彬彬饰演)完婚。按照一般的情况,应该是告知唐九华真相,相信唐九华也会理解。毕竟生老病死,都是很正常的事情,不至于被怪罪。

  结果,沈依依因为得知沈梦蝶和唐九华,只是小时候见过,长大后就没有见过面。所以,女主脑袋一热,跟沈家老爷说,自己要“替嫁”,说是要报恩。这里的逻辑很奇怪,恩人兼好友已经去世了,女主非但不让她的心上人知道真相,反而自己去冒名顶替她,这不就是挖自己好友的“墙角”吗?

  更加“狗血”的是,沈蝶衣去世后,沈老爷告诉沈依依,沈蝶衣也不是她的亲生女儿。所以,沈依依不仅要伪装成沈梦蝶嫁过去,还要去长安帮她查身世。这人都去世了,还帮她查身世,难道就是为了告诉她的家人,她已经去世了吗?

  正当观众很疑惑的时候,女主智商又回来了,她意识到自己不可以嫁给恩人的心上人,所以想尽办法逃婚,还设计了一场遭遇匪徒的戏码。这剧情太“儿戏”了,一开始还要瞒着唐家,沈梦蝶已经死了,结果现在又想设计沈梦蝶失踪。折腾这么多事情,还不如直接告诉唐家真相,唐家又不会因为新娘病死了,就无理取闹。

  女主的智商,真的颠覆了观众的认知。她在成功逃婚之后,明明已经脱掉新娘服装,穿上了普通人的衣服。唐家的人,既没有见过长大的沈蝶衣,也没有沈蝶衣的画像。原本即使唐家的下人找到她,她也可以否认身份,毕竟她真的不是沈蝶衣,可她偏要承认。

  女主的所作所为,都不得不让人怀疑,她其实是非常想嫁入唐家的。因为她有无数次可以逃脱的机会,或者说有无数次可以解释的机会,她都不肯说。女主的智商,看得让人着急。唐九华的智商也是半斤八两,嘴上说沈蝶衣是自己的心上人,结果见面了也认不出来,小时候见过,至少性格也应该了解吧。

  唐九华还特别“心大”,为了能和女主天天见面,亲手把自己的未婚妻送进了尚艺馆。可是,一个正常的男人,真的会把自己的未婚妻,送进“男子学院”,还让未婚妻跟别的男人共处一室吗?正是他这种“送妻”行为,唐九华注定成了男配,至于男主角,刚好就是女主唯一的舍友杨子安(吴希泽饰演)了。

  《长安少年行》光是前两集,就在挑战观众的耐心,光是各种逻辑上的硬伤,都足以劝退观众。演员的演技,也十分尴尬,王玉雯在这部剧里,只剩下颜值和造型还过得去,脸上的表情,还有台词都没有什么亮点。男主吴希泽,更是没有存在感,更别提什么演技。要是没有看演员表,都以为谢彬彬饰演的唐九华才是男主角。

  《长安少年行》要说惊喜的地方,就是《陈情令》中饰演金凌的漆培鑫,在剧中出演“尚艺馆五子”之一。剧中漆培鑫饰演的李心远,因为多了算命这个设定,人物性格稍微鲜明一点,再加上《陈情令》积累的人气,他在剧中的辨识度更高。

  总之,《长安少年行》播放量惨淡,不仅是因为主演阵容不够有名气,剧情硬伤和演员的演技“尴尬”,都是劝退观众的主要原因。希望后续的剧情,可以有所改进,让我们看到更精彩的内容。

上一篇:《山河令》又让龚俊、张某瀚成为不亚于肖战、王一博的一线“顶流”。
下一篇:《庆余年》这部电视剧一上映,便成为了2019年的一匹黑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