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黄金配角许绍雄的新片《背后的凶手》,强行登陆院线,10天的票房仅有2万。

  3月19日,释小龙和徐冬冬主演的新片《燕赤霞猎妖传》在全国上映。

  尴尬的是,本片上映首日票房只有5000元,上映4天总票房没有超过1万,随后无奈下架转网播,成绩可谓惨不忍睹,豆瓣评分也只有4.8分。

  其实这片子看一眼片名和主演,就是标准的扑街预定。

  就说片名《燕赤霞猎妖传》,燕赤霞是《倩女幽魂》里的经典角色,“猎妖传”就是《捉妖记》换了一个说法,从片名就能看出这片子就是东拼西凑的产物。

  再看主演,释小龙和徐冬冬,完全是两个画风的演员。

  释小龙是童星出身,这是把双刃剑,让他早早就拥有了知名度,但一定程度上限制了他的发展。

  其实很多童星都面临这个窘境。

  主演过《小兵张嘎》的谢孟伟,现在无戏可拍,沦为了带货主播;

  主演过《宝莲灯》的曹骏,长大后英气犹在,但因身高受限,戏路变窄,只能参加《我就是演员》、《演员请就位》这样的表演类综艺寻求机会;

  主演过《新少林五祖》的谢苗,长大后成为武术演员,在院线电影里做不了主角,只能大量接拍网络电影,最近他就和徐冬冬主演了王晶执导的《老板娘》。

  释小龙在这些童星中算不错的,虽然没有过硬的代表作,但也没整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新闻,他和《战狼》前的吴京一样,有实力,有沉淀,就是缺少一个机会,本片里他的表演还算认真,可也只剩下认真了。

  看完电影你唯一能记住的就是释小龙的表演,还有徐冬冬的身材。

  徐冬冬是个奇特的演员,拥有两个代表角色——《余罪》里的大嫂,《西虹市首富》里的性感女郎,可唯一能让人记住的还是她的身材。

  徐冬冬自己坦言,以前她走的是中性风,效果很差,后来改走性感风了,立刻被王晶选中成为了晶女郎。

  徐冬冬虽然在院线电影里只能担任花瓶,但是在网络电影里已经封后。

  2019年举办的第三届网影盛典中,徐冬冬拿到了第一个影后;2020年11月,在金南狮网络视听盛典颁奖礼上,徐冬冬凭借网络电影《特工狂花》再次拿到影后。

  两年两影后,徐冬冬用实力证明了自己在网络电影世界的“建树”。

  而《燕赤霞猎妖传》本来的定位就是一部网络大电影,非要打肿脸去院线凑热闹,生动诠释了什么叫“那么普通又那么自信”。

  讽刺的是,《燕赤霞猎妖传》下架后上了腾讯视频,立刻拿到了网络电影的热度第一,网上的这波热度反而促进了影片的整体传播。

  为什么一部电影会在院线沦为炮灰,其实陈思诚早就给出了答案。

  去年受大形势影响,春节档取消,徐峥急中生智,将《囧妈》以6亿价格转卖线上,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。

  陈思诚因为在之前和徐峥在社媒上打过口水仗,所以在去年的北京电影节上,记者们就问他怎么看《囧妈》的这种播出方式。

  陈思诚指出,《唐探3》绝对不可能走流媒体的形式,因为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完全是两个概念,在未来,网络电影也绝不可能取代院线电影 ,一部电影想要去院线分一杯羹,有两个特征是必须考量的。

  第一就是,电影背后有要有强大的电影工业做支撑,只有这样才能给观众提供沉浸式的观影体验。

  就拿《唐探3》来说,它是全球第四部全程拿IMAX摄影机拍摄的电影,光摄影机的月租金就高达600万,其中在东京撒钱的长镜头有400名群演,需要2天拍摄完成。

  这些效果你必须去电影院才能看到,而你在家对着手机,就算把特效拉满也只是看个热闹。

  还有最近的《哥斯拉大战金刚》,要说剧情就是两个怪兽打架,在家观看受限于色调和画幅,很可能看得昏昏欲睡。可是当你走进IMAX影院,就能从篮球场大的屏幕上看到两个怪兽纤毫毕现的毛发,快如闪电的动作捕捉,酷炫夺目的光波,还有让你起一身鸡皮疙瘩的音响效果。

  你表面上看的是怪兽打架,实际上欣赏的是好莱坞电影工业的一次秀肌肉表演,3天4亿+的票房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类似的例子还有《阿凡达》,故事就是拆迁与反拆迁的故事,呈现的却是十年一遇的史诗级画面,这片如果你在电脑上看,能体会到的震撼连院线的十分之一都不到。

  陈思诚说的第二个特征就是院线电影的故事能够反映社会现实,产生强大的共情,具有很强的话题性。

 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体会。

  一部电影如果你在家一个人看,许多笑点你是笑不出来的。可是你在电影院看,同样的笑点你就能跟着别人畅怀大笑。

  这就是“情感共振”的强大威力,而能产生这个磁场的只有电影院。

  就拿《夏洛特烦恼》来说,其实它的话剧版已经演了好多年上百场了,里面的梗也不新鲜了。

  可是话剧舞台没有电影院线的这种传播力,很多梗你当时听着乐一乐,走出剧院就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  而拍成电影后,一个梗电影院里传播一次,口碑爆了以后在网上再传播N次,一次次的强化后,这些梗就成了经典。

  再说《你好,李焕英》,它的小品版已经在电视上演过很多次了,按理说电视的传播速度和广度不次于电影院,可是电影院是封闭空间,在观影的两个小时里,观众的注意力是高度集中的,影院里那种情感的穿透力不是电视可比拟的。

  陈思诚的预言简单概括就是:院线电影要么得有强大的技术,要么得有炽烈的情感,这两条标准对号入座,不行就撤。

  这里面有两个知难而退的成功例子。

  第一个是王宝强。

  之前他凭借一腔热情拍了《大闹天竺》,也走了院线上映,也拿到了5亿多的票房,可是稀薄的品质坏了宝强的口碑。

  王宝强接过了金扫把奖,和观众道了歉,痛定思痛,不再胡乱拍片糊弄观众。

  今年他主演的《少林寺之得宝传奇》就是陈思诚提到的第一类电影,可是受限于预算和拍摄技术,这部电影的特效没过院线电影的门槛儿,最终通过网络与观众见面,及时止损。

  第二个是宋小宝。

  他去年执导了处女作电影《发财日记》,这部影片根据他的真实经历改编,笑中带泪,就是陈思诚提到的第二类能产生共情的电影。

  可是相比《你好,李焕英》,《发财日记》的情感浓度明显不足,临近上映片商也知难而退,退出春节档,选择了网络上映。

  观众带着很低的期待,欣赏了一部不错的电影,宋小宝也赢得了一片赞誉,他的以退为进也是一种大智慧。

  不过有自知之明的毕竟是少数,头铁的电影还不少。

  除了释小龙的《燕赤霞猎妖传》,最近香港黄金配角许绍雄的新片《背后的凶手》在两条标准都不达标的情况下,强行登陆院线,10天的票房仅有2万。

  当年毕志飞那部帮助自己彻底出圈的电影《逐梦演艺圈》,也是网大强上院线的典型,2500万的成本卖了200万的票房,逼得毕导到处疯言疯语博出位。

 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,真心希望以后的片商在发行电影时能有个检测系统,那些注水电影能被系统提前检测pass掉。

上一篇:《木兰之巾帼英豪》上映,开局不输刘亦菲,花木兰二度出征
下一篇: 迪士尼正筹备《加勒比海盗6》 德普摆脱家暴丑闻后有望回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