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一部新片乘着龙吟虎啸而来《目中无人》

  从《目中无人》到这一部,当年那个和李连杰拍打戏的谢苗,蹉跎了这么多年,总算是打出来了!

  太久,没见这么有新意的动作戏了。

  深夜密林,猛虎出没。

  两位猎人,一路疾行。女猎人脚下一软,“我真走不动了。”“不行,这里不能停,继续走。”

  躲什么?猛虎。

  进入狩猎区,两人终于停下脚步。“你若是怕,从1数到7,就不怕了。”

  终于安全?安抚住女猎人,男猎人立刻起身,弯弓拔箭,目标直指前方。忽然一群蝙蝠袭来,猎人一时失了方寸,“好在只是蝙蝠。”猎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但不到半秒,笑意凝结在脸上。

  不远处,一只老虎伸出血盆大口,正对着他们虎视眈眈。下一秒,猛虎出击,猎人闪躲,射箭,不中。

  老虎追来,男猎人飞奔引开老虎,奔跑中一记飞刀出手,

  正中前方机关揽绳,绳断,机关落。

  老虎落入机关,被高高吊起,在空中打了个转儿,男猎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  脱险了?猎人眼神往旁边一瞟,又一只猛虎,发出虎啸。

  什么情况,老虎成群了?“快跑,快跑。”两人飞跑,老虎一个箭步,已经近身。女猎人赶紧绕树一个摆脱,拉弓,放箭,正中猛虎额头,但并未伤到老虎半分。

  猛虎似乎不但力大无穷,而且不怕疼痛,宛如行尸走肉,瞬间,猎人变成了猎物!

  如何是好?继续跑。危急关头,两人终于跑到最后的机关处,男猎人拼劲全力拉动机关,老虎被架上半空,挣扎、呼啸,暂时被困住。

  可是男猎人的余光中,再次出现成群猛虎,密密麻麻,如铁桶阵一般围上来?这到底什么情况,老虎不是单独行动?这怎么变成集体狩猎了?

  机关已经用尽,两人唯有拼命奔跑,密林中呼啸声连成一片,令人心惊胆战,可是跑不出多远,两人一齐掉入捕虎的陷阱。

  两人挣扎起身,相互探查伤势,可一抬头,洞口之上,已经密密麻麻围上来不下10只猛虎。

  身陷重围,逃无可逃,男猎人抱住女子,忍不住热泪滚滚:阿英,此生不逢时,我们来生再见。

  “一,二,三,四,五,六,七。”两只猛虎,跃入洞中,

  更多猛虎,纷纷探头,两位猎人,似乎再无生还机会。

  此时虎啸连绵,镜头一转,打出片名——《狂虎危城》。

  又是谢苗。

  《目中无人》的一把听风刀刀声在耳,

  又一部新片乘着龙吟虎啸而来。

  我本以为,《目中无人》原班人马出手,导演变编剧,动作指导,依然是秦鹏飞,这一部,只需刀刀见血拳拳到肉便可稳赚不赔。

  没想到,他们却刀锋一转,另辟蹊径:上次是犯罪武侠,这次,灾难武侠。

  好家伙,这刀法,越来越不走寻常套路。

  观众能买账?仅播一天,全网热度直逼第一。观众留言,“好莱坞类型片的叙事结构打底,加上中国特有武侠片的人物和视觉。”看来,是看懂了。

  曾几何时,谢苗和早已日薄西山的武侠片一样,逐渐随波逐流,网大爆款不断,烂片也不断。

  但谁能想到,当武侠仿佛走到尽头,这个已经“过气”多年的前童星,竟然绝地一刀,在网大的制作规格内,再造了一个异彩纷呈的武侠江湖。

  武侠,由此走上一条向死而生的重生之路,直接击爆爽点。

  精彩的打戏挣回了面子,再用武侠糅合不同的电影类型充盈里子。

  灾难武侠片的天花板,就这么被他摸到了?

  没想到,38岁的谢苗,竟又打出了一副武侠片王炸。

  1、入戏:江湖夜雨,雨夜好杀人

  好的电影能让你1秒入戏,《狂虎危城》就是如此!

  故事开场,明嘉靖三十七年,宦官权倾朝野。方术国师为谄媚监首厂公,提出以“活虎心”炼丹,用以“壮阳重生”。

  炼丹三年,终于炼成金丹,但也引发恶果,御史杨大人上书弹劾,遭致杀身之祸。

  又是雨夜,《目中无人》说:雨夜好杀人。

  一群东厂宦官的鹰犬锦衣卫闯进杨大人府邸,大开杀戒。

  杨大人一家陆续殒命,小女儿杨欢躲进衣橱,还是被找到。

  带头的锦衣卫盯住了谢苗饰演的张柳成,这个英勇善战的军人,刚被调入京城锦衣卫,却不愿沦为宦官走狗鹰犬,面对屠杀,唯有他,刀不出鞘。

  不出鞘?那就逼着你出鞘。拿这小姑娘,开个刀?

  张柳成推开鹰犬的刀,“绣春刀,我也有。”

  纵身,上前,抽刀,架到女孩脖子上。

  但就在观众都以为他要被迫为虎作伥时,忽然刀背一转,刀刀见血,不过见的是锦衣卫的血。

  一个绝望沉睡的英雄,怒了,醒了。你们逼的,自己找死。

  夜雨落,衣衫湿,天地间仿佛仅有黑红两色,谢苗手中的绣春刀,如水墨画笔般飘逸灵动,在天地的画纸上,纵横四溢。

  一招见血封喉,一转身又猝然出招,疾风般快准狠,扼住对手的咽喉,借力打力,以手腕一寸巧劲掀翻对手。

  锦衣卫的鹰犬如雨水般聚拢过来,危机从四面八方袭来——

  很好,很好,雨夜好杀人。

  谢苗的刀,稳、准、狠。

  曾经的战场杀神再现,在鹰犬们的包围中如入无人之境。

  观众还来不及看清,就见他一左一右一挥刀,拆、挡、劈、踢,一气呵成,不过半刻,鹰犬已经纷纷倒地,能站着的,只剩一人。

  这段打斗,简约、凌厉、少言, 格挡、出招、躲闪、回击,运镜衔接几乎不让你眼睛有一点点空隙。水色与黑夜、绣春刀碰撞,形成明暗对比,男主刀口旋转,衣裾飞扬,带起水花与血花四溅。

  杨大人宅院的室内空间,把原本就封闭的场所围得更加狭小,又天然把敌对两边隔绝到一方天地。

  残酷,又浪漫。

  最后一个反派锦衣卫抽刀劈过来了,“早就看你不对劲。”

  眼神很准,男主和他们当然不是一路人,可惜脑子不好使,惹了不该惹的人。

  总共一招,谢苗一个纵身滑行,收刀处,最后的对手倒地。

  这场戏,带出来的,是整部电影的武侠气质。

  男主虽是锦衣卫,也曾被逼为虎作伥,但一场戏就打出了豪侠的气场,因为这种气场在, 有了这个引子,观众自然会搓搓手,耐心等待后面故事的发生。

  从压抑到炸开,拳拳到肉。谢苗手中的绣春刀使得虎虎生风,没有武术功底自然不成。

  但这把刀,在电影接下来的时间里,不是用来杀人,而是用来斗虎。

  狂虎,要围城了。

  2、再入戏:猛虎围城,灾难武侠

  前文中的男猎人,正是男主弟弟。

  东厂在猛虎出没地——西南边陲小镇设立“司礼猎场”,猎捕猛虎用以炼化。男主弟弟被征召担任猎手,却没有想到,锦衣卫将狂犬病毒打入老虎体内,一只老虎发狂逃脱传染虎群,形成虎瘟迅速蔓延,近百只变异老虎已经虎视眈眈,一场灭城的浩劫灾祸就要来。

  而谢苗饰演的男主张柳成,正在带着小女孩杨欢亡命天涯,本打算找到弟弟,从弟弟所在的边关逃遁。

  他打着锦衣卫北镇抚司的旗号进入猎场,见找到了被关押的和弟弟一同打猎却幸存的女猎人,正要带人走,一群锦衣卫围过来。

  又要找死?好。但没等男主拔刀,一只猛虎从天而降,直接将带头的锦衣卫咬翻在地。

  好得很,省了男主手中的刀,但,猛虎为何如此狂烈?背后又有什么阴谋?

  这是电影的核心悬念。

  走出猎场,没想到整座城已经成为百只猛虎的猎场,路人慌忙逃走,小城哀嚎声不断,宛如人间地狱。

  男主将张大人的女儿拜托给女猎人,在人流中倒行,直奔整座城的最后防御:城楼。

  现在城中只是流窜进来的几只猛虎,如果城破,那就是万劫不复。

  上城楼,镜头顺着男主的视线望下去,观众顿时倒吸一口凉气:好一幅百虎围城图。

  百只猛虎,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,有的正要跃上城楼,有的紧盯着城楼上的守军,仿佛在打量自己的猎物。

  此时黑夜被火光映照地有如白昼,画面壮美又惊悚。

守将大惊:“怎么这么多老虎?”男主:“这不像老虎,像怪物。”

  城门在此,生死一线,猛虎听不懂人言,没得商量,那就决一死战。

  准备好了吗?接下来,就是一段让人手心冒汗的虎群攻城、人虎大战。

  7分钟,几乎全程屏住呼吸。

  力量悬殊是明显的。

  一边,是凶残十足的升级版猛虎。

  一边,是缺少准备,几乎只能靠冷兵器抵抗的残兵。

别说杀敌了。当你还在准备的时候。猛虎就——

  一开始,还能以弓箭射虎,抵抗一下。

  嗖的一声,羽箭射出,左一晃,右一闪。多半落空。射中的,也伤不到猛虎。

  男主接过一个浑身发抖无力拔弓的守军的弓箭,看准一只猛虎,全力射过去,命中,却难以击杀。

  一轮弓箭射完,改用大石压制,但下一秒,一个守军被惊刀魂魄不齐,城门之上矗立的这是什么?分明是一只猛虎。不对,不是一只,是一群。

  老虎跃上城楼,只有正面刚了。

  生命通道逐渐缩小。节奏逐渐绷紧。镜头始终在希望与绝望间跳跃。

  守军接连的牺牲也引出——残酷升级。

  血染城墙,生灵涂炭,无处可逃。

  就连守将,也被猛虎吞噬。

  只剩男主,刀法如龙身法灵活,一手绣春刀,让虎难以近身。

  守不住了,那就回城,找客栈。

  城门外,人虎激战,城门内,战火纷纷。

  回程路上,猛虎不时来袭,男主自己走,还要护一个跟他走的小兵的周全。

  既要躲避猛虎,还得快刀开路。

  力量上可谓毫无优势,只能靠智取了:躲在暗处,见机行事。

  可是小兵一摸头,头上被滴的是什么?血滴,抬头一看,一只狂虎正立于房顶,俯视自己的两只盘中餐。

  “走走走。”不同于很多网大,一到战斗时刻就给主角开挂,《狂虎危城》的打戏硬桥硬马。

  即使是对决猛虎的打斗戏,也兼具美感和实感。

  动作细节完全经得起倍速的考验,给你拳拳到肉,直溢屏幕的心理痛感。

  画面每一刀劈中猛虎,都配有一声响彻的音效,实感拉满。

  生死关头,主角只有拿出,杀手锏了。眼眸瞬间染红,buff加满,战斗力飙升。

  一路重出一条血路。

  好不容易杀入小女孩和女主所在的客栈。主角会师了。

  在“狂虎危城”这个框架下,这些真实感强烈的布景、服装道具和动作设计,甚至比一些院线电影还来得出色。

  到这里,电影已经看处了几分僵尸大片的痕迹,武侠和灾难大片,在此水乳交融。更大的对决,要开始了。

  3、观感:延续武侠,竟是网大?

  不难看出,影片有种大荧幕电影的特质,和其他电影放在一起,差别就出来了:

  一是在武侠中融入灾难片元素。区别于其他粗制滥造的网大,电影在质感和体验上,用心了。

  当然,作为一部网络大电影,它并不完美,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。但大量场面设计都展示出超院线制作水准,比如猛虎特效,狂虎在捕杀村民时,背部肌肉的抽动,嗜血撕咬时,神情也变得狠厉宛如僵尸。

  一场场困兽嘶鸣、人虎大战等的大场面给足观众感官刺激,钱,有限,但用在了刀刃上。

  从写意的猛虎围城,到清晰利落的近身搏斗,虚实之间,张力拉满,感官刺激到位。

  结尾大逃亡中的一段谢天笑的歌,宛如惊艳一刀。

  二是谢苗亲自上阵的动作场面,刀刀见骨。

  雨夜中的打斗,雨声混合疏密相间的打击乐,把紧张感逼到极致。

  人虎对战,谢苗与想象中的猛虎对决,却打出虎虎生风的气势,不光拍出打斗的焦灼,更打出一股侠气。

  第三个关键,是谢苗演出的这股侠意。

  《狂虎危城》构建的江湖,是一个建立在乱世中的江湖,并非天马行空,而是在细节中暗藏对历史的合理铺陈,以古时华南地区虎患成灾、明朝时期宦官权倾朝野为历史背景,而越是宦官当道,视百姓姓名如草芥,男主这个角色,越是达观众对武侠世界“情理之中”的想象。

  谢苗的表演,丝丝入扣。

  一开始,他饰演的张柳成只是因为杨大人对自己有恩,答应保住幼女,甚至没直接答应救人,只是当血染暗夜,他才动了恻隐之心,救完人开始逃亡还有点后悔,后悔还不怕直接告诉女孩,是个真实的硬汉。

  电影明线讲述了一人斗虎群,同时又要与宦官奸党斗志斗谋,暗线则是张柳成侠义的觉醒。

  如剧中台词所言:“侠义,保不住性命”。但要对抗为虎作伥,酿成灾难、为祸朝纲的宦官,侠,也可以豁出性命。

  谢苗饰演的侠,从来不是出场就义薄云天,只是因为他看不惯,看不惯视人命如草芥的混账宦官,看不惯这不猛虎出笼的世道。

  也因为他不能看,一看就不忍,一不忍就可能引火上身。

  所以最终进入这猛虎危城。

  世间万物,“人性”最为恐怖,这是不争的事实,也是“危城”最可怕的地方,但最坚强的,也是人性。

  不只是打戏的爽,《猛虎危城》更有深意和表达欲。

  暗含在片名中,也揉进了人物的骨血里。

  不论宦官势力有多强大,也不管猛虎有多肆虐,男主既然管了,就要管到底。

  张柳成一路手持绣春刀斩虎除魔的过程,也是行侠仗义的豪勃发的过程。

  中国式侠客,无不具有孤独的气质,以死相报的命运,在张柳成身上体现得完全。

  猛虎尽,侠客行。

  谁能想到,现如今,抓住传统武侠精髓,发扬传统功夫的竟然是一部网大?

  4、武侠不死:谢苗这把好刀,用对地方了

  当然,不是说电影没缺点,比起更纯粹的《目中无人》,影片野心更大,类型更丰富,破绽也就更多。

  比如特效变异老虎压迫感十足,但大部分场面都选择在晚上,其实就是用暗夜遮盖细节不足。

  又比如,片中锦衣卫反的火铳打变异虎跟挠痒痒一样,而谢苗的刀简直开了外挂,最后的断桥之战,几乎是一刀一个,切虎如切白菜。

  最遗憾的就是结尾强行升华,我能理解没有早点把吊桥砍了是因为男主一开始没打算牺牲,但拍出来还是让观众费解。

  不过瑕不掩瑜,破绽再多,这依然是一部用心之作。

  电影取“丧尸围城”之意,本质上是部融合丧尸、猛兽元素的武侠片,故事围绕着“逃出危城”展开,又不自觉融入了《龙门客栈》里的救忠臣之后,《绣春刀》里的公差反水,《剑雨》里的大佬还阳的武侠剧情。

  编剧是用心的。比如开场女主死里逃生,后来解释了原来猛虎发狂,因为被投喂的是疯狗的心,狂犬恐水,变异老虎也跟着怕水,所以一场大雨救了女主性命。有观众问那猛虎怎么不怕血?怎么不怕?片中的狂虎只撕咬不食人,不正因为怕血?

  而灾难动作戏背后,是武侠。

  有人问为什么不直接拍《目中无人2》,我却认为武侠这个题材想要延续,就需要一遍遍地突破、革新。

  《目中无人》中每一个细节,每一个金句,都有十足的韵味和侠意,有一种只属于中国侠客最质朴的浪漫,固然很好。

  但把侠义裹进灾难片里的《狂虎危城》,有另一种好。

  当然我最欣慰的,还是谢苗。

  谢苗入行,正是港产武侠片最后的落日,1991年。

  刚与李连杰,邱淑贞共同出演了电影《新少林五祖》,第二年,港片就开始滑坡,武侠片很快被市场抛弃。

  之后谢苗星路曲折,有个人的际遇,更有武侠大时代的命运。

  这些年谢苗不得已进入网大,是拍过不少烂片,但看过他电影中眼神的人应该知道,他心里是想拍好东西的。

  直到遇到了《目中无人》团队,他主动要求全程闭眼拍摄打戏。这才算找对了路子,找对了人。

  武侠片当然是凋零了,所有人都在问,武侠还有没有未来?《目中无人》分账票房破2008万就是答案。

  《猛虎危城》是这个答案的延续,或许不完美,但失败也有意义。

  国产武侠到了今日的田地,敢于探索者,岂有只胜不败的道理?

  但败,也许也能闯出一条路来。

  从东北警察故事,到辛弃疾,目中无人,再到这一部,谢苗实际上已经成为国产武侠动作片第一人,相比张晋、安志杰,他的路线更清晰,拳风更直接,就是把盲侠、义士这条武侠路,走到黑。

  未来如何,我不知道。但侠客不知前路,依然舍生忘死向前,这才是侠最真实和完整的样子。

  近年来,武侠、动作类题材的影片在电影市场中越来越少,观众想看,但好东西太少,好在一个谢苗,一个《目中无人》团队,在连续不断地拍,观众心中被压抑的武侠梦才能得到释放——部分释放。

  当所有人都放弃的时候,谢苗的坚守更像是一根筋。

  但,我爱的就是这一根筋,武侠,狂虎危城,谢苗,目中无人。

  要打,就打到底。结局不论,但求痛快一场。